我从海上来

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高估自己了 今日只能完成三分之一了。

驭夫记[师爷番外]

06.




-




“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行这种苟且之事,老子迟早扒了这对狗男女的皮!”



夏俊林回到潮州会馆时,会客厅内便是这幅如洪水决堤的怒盛景象,原本在书柜錾金隔段摆着的天青釉瓷在张万霖的手中被捧的老高,伴随“啪嚓”一声脆响,价值连城的北宋汝瓷便随着张万霖骂骂咧咧的咆吼声,被摔在地上砸了个稀碎。



夏俊林收起了手中八骏迎客松的扇面,指腹蓦然擦过手里的墨竹边骨,迎着满室飘荡的慷慨坤素走到了张万霖身边。



“二哥,又出了什么要紧事体?”



张万霖看着光风霁月的师爷站在自己身前,平素雍容淡漠的面皮上,眶里一双黝黑眼珠璨着光,颊边也勾起了细微的弧度,似带着纵容的笑意。



目光落在夏俊林眉梢吊的那颗黑痣,张万霖仰起头,走到沙发前落座,手掌划拨在脑袋上茂密的针尖儿发茬,从鼻腔里发出懒懒散散的睥睨声调儿。



“不过是在凤鸣楼闻多了腌臜气味,没出什么大事体。”



张万霖素来不知,他愈是拊膺切齿,他身上的坤素便愈如他眶中燎原的怒火一般燃的蓬盛,而今这空气里的山节子气味儿如香炉子里飘出来的袅袅烟氤,围绕在这糖罐子的周身,化出一层透薄的乳白雾露,渤溢鰲荡,便是他这煨了药的乾元身子也不堪承载。



夏俊林瞧着张万霖盖红眶角里那对释光的招子,狠呡了口屋子里流窜的浓郁绵稠的甜腻味儿,待口鼻间的香气化进了肺腑,这才走近惯常浪艳嚣张,今日却乐嗟苦咄的糖罐子。



“二哥?”



夏俊林一双珠子滚动,低醇沉厚的嗓音携着峨蕊香芽的匀嫩清爽气息穿过蝉翼一般的细纱薄雾钻进张万霖耳朵里,回甘入被缥缈薄绡的坤素蒸烤的一室气氛中,两股气息在空气里交汇冲撞,沉淀过后竟如起雾的晨曦里朝露闻浮过的白杨绿枝,格外的清鲜爽朗。



张万霖歪着一颗白球脑袋眶子半阖,本于突然涌向喉咙里的恶心感惹得他刚要骂娘,可夏俊林的乾素适时的销入他的身体,温润清冽的皋芦气味儿须臾缓解了他的不适,抬眼间四目相对,张万霖贝齿璨着银光,笑的满口爽利。



“俊林啊,侬为什么不想上位?”

“亲不间疏,后不僭先,俊林只想安安分分做个师爷。”

“侬倒是不贪!”

“还是二哥牙口好啊!”



夏俊林展了手里八骏迎客松的扇面,撩起臧蓝锦缎长袍的下摆坐在了张万霖对面,望着他面相极标致的二哥,素来冷峻持重的脸上也生动鲜活了一些,口唇抿着的皱痕堪堪提及面颊。



张万霖甚少在那两片薄唇上见到笑意,如今竟是一天两次看的真切,张万霖拿他一双铜铃大的招子发誓,他看到了夏俊林两弯眉间都笑出了竖纹,端起桌上的盖碗呷了口茶水,张万霖抬头又觑了他一眼,不禁心内一番咂摸,到底是读书人那点子清风月朗,便是个再平常不过的笑意,可按在了师爷的面皮上,竟硬生生多出了几缕子绝尘拔俗的味道,毫不沾染庸俗之气。



夏俊林瞧着被温和的乾素包裹着周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阖上了眶子的张万霖,活像只横卧在粗树杈上的临清大白,可那只长了对鸳鸯眼儿的小狮子性情温顺,绝不是面前这个矜纠收缭专横跋扈动不动就带刀持枪大杀四方的霸王。



打着呼噜熟睡的霸王还不时嘴里泄出三两句的梦呓,夏俊林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惯把狠话撂嘴上的人会讲些什么,却仍忍不住向前欠了欠身,凑到耳边去听个仔细。



“车夫师爷小阿俏…小阿俏…师爷啊。”



嘴边的笑意寥落下来,夏俊林舒展了眉目,落在张万霖薄红檀口一寸的脸上似嗔似笑,连耳带腮通红,竟肖学了睡的人事不知的人盛怒时霞光映照的面皮,夏俊林眨了眨蔟着火苗的两颗珠子,一颗荣辱不惊的心脏如平地霎时风起,堆叠的情丝须臾尖狭欲出,一双雕刻狻猊的细腻手骨缓缓覆上张万霖的,稍显尖削的颌角下嗓子哽咽了一般喉头滚动轻颤。



“万霖啊…”










驭夫记

05.





-





虽吃了抑情药物闻不到乾素气味儿,张万霖仍是被空气里弥漫的浓郁腥香扑了满口,胃里一阵翻腾,恶心感不合时宜的上反,激的他头昏脑闷,吞下涌向喉咙里的酸水儿,张万霖哂笑扫了眼小阿俏和蓄势的一众蝼蚁们,迈着悠闲的步调儿踏出了凤鸣楼。



“好好利用你的人脉关系!老子等着你卷土重来,与我永鑫拼个山穷水尽,你死我活!”



小阿俏指甲楔进扶手上的髹黑漆纹里,几绺发丝凌乱贴合在汗涔涔地鬓角,平素一双揣着笑靥的眸子里似淬了层寒冰,挾带一丝锋利眼刃,恨不得狠攮进张万霖背影里。



“姓张的你不要得寸进尺!早晚有一天你会栽进深沟大壑里天日不见,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陆昱晟瞧着小阿俏受了如此重伤,凌厉气势仍不减半分,反叱咤了他的坤泽一番,心内虽赞叹其巾帼风采,也免不得细细揣度她这一席言谈里的恫吓之意。



虽已吩咐了门生朝乾夕惕的守着他万霖哥,可仍是没法子阻遏他惹下费事,现下又是非常时期,倘他在这个裉节儿上对万霖哥有一句苛责之言,那他儿子怕也是只能同沈青山一起去搓麻了。



陆昱晟适时释放出瓌润清爽的菝蕑气息销在小阿俏周身。霎时氤氲的醇香酒酿火速钻入小阿俏的身体,包裹住她的伤口,伸出手亲搦住已痛到瘫软在背板上的肩膀,陆昱晟思忖半晌,一脸愧怍的说道。



“阿俏姐,昱晟送您去医院吧,今日的事您若不计较,昱晟便是在您这儿赎了天大的人情,您看您能不能…”

“不能!”

“阿俏姐,万霖哥也是一时不察…”


“他张万霖今日这般作践于我,便是天大的人情,也挡不住了!如此放荡驰纵,任性恣情之人,你该回去好好箴规一番,别哪天刀搁脖子上,也不知悔改!”

“阿俏姐说的是,昱晟回去定当好生规诫提点,让他再不好在您跟前造次!若您有气尽管迁怒于我,昱晟绝无二话,但昱晟也知您心胸宽广,断不会与我那淘气憨顽的二哥计较,您说对吧?”



小阿俏见陆昱晟涎言涎语的赔着笑,知他深谙话中其道。虽说张万霖非死不可,可再多的话吐了只会让人心生防备,不如谋得权计以待来日,看了看自己肩胛处的血口已然凝住,且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愈合,小阿俏一面借力起身一面理鬓嗤笑道。



“一个行事肆无忌惮,雕心雁爪,活像个禄蠹的疯子,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儿了?”



陆昱晟听得她边说边狐疑看向自己,却只低头不作答。小心翼翼地扶着小阿俏向外走,一双晶璨的眸子里刀锋的凛冽转瞬成了两汪充盈的湖水,他安抚着拍拍小阿俏臂肘,顺口胡邹道。



“昱晟生于薄祚寒门,早年日子过的清贫,便逞了家父的意,娶了这作耗的妻,以为日子久了可拿下马来,谁知竟是被他辖治住身了。”



陆昱晟心知小阿俏身边的四美和伙计不过是些不成器的渣滓浊沫,他万霖哥杀了便杀了,只是小阿俏照地啐了口血沫时眶子里那一抹怨毒被陆昱晟看尽眼里,心知今日这仇帐是翻不过篇儿了。



“你道也是个听话的孝子。”

“是是…”



张万霖走到半路恶心感再度涌上了喉咙,难受的他躬下腰身好一阵干呕,肚子里的小畜生这一番闹腾倒让他一时馁荏了气,心内更是忿懑,便回过身去找那个惯用温言款语哄骗自己的始作俑者,忖着定要好生勒掯他一番,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挽着那个臭娘们谑笑科诨,一脸包办婚姻我也没法子的人,真的是他家三弟?张万霖竟不知自己在他嘴里竟落得这些许的贬谤,一时竟怔愣在原地,瞪着双铜铃圆的招子,看着他们径自走远。







驭夫记

04.




-




晌间茶楼里的人烟颇为阜盛,张万霖这一动作让许多人措手不及,见是张大帅来砸场子纷纷吓到觳觫,连热闹也不好再看,只三两成群推搡着向外逃奔。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大帅啊!贵客莅临倒是让我这小店蓬荜生辉了!只是这门礼又是几个意思啊?”



张万霖抬眼便见小阿俏从楼梯向下走,一身墨绿色素面杭绸旗袍,两颧的胭脂搽的像血一般,就这么两步路也要搔首弄姿,作极其艳冶之态,他以前是怎么觉得她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的?便是当人走到自己面前,他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就这么个意思。”



“我这一应粗糙活计都要靠店里的几个小二帮衬着,若是他有什么照顾不周的,我给您赔个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就莫跟他一般计较吧。”



张万霖见小阿俏胁肩谄笑,可出口却毫不卑微怯懦,亦无焦躁,便是那如星复月的媚眼里也沾带一股子狠劲儿,大有自己只要拿这跑堂腿作茷子罣误了他,定会与自己拼个山穷水尽你死我活的架势!



祖宗令牌?生平人脉?还他妈势不两立形同水火?当初吃腻了膈乱掷到自己身上的废话,今天这是又要再丢一遍啊!张万霖很想学公司里那些后生子们揎拳掳袖一棍子打死这个臭娘们儿,但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大动干戈总是不得体的。



小阿俏见张万霖不搭话,只当他是忌惮,一颗蹀躞的心算是放下,却只见张万霖一摆手,屋外盘攒的门生一拥而进,拎起地上的跑堂腿将人梏住胛骨送到张万霖跟前。



“大阿姐,放眼整个上海滩,没人敢动我张万霖!同样,也没人能威胁的了我!”



小阿俏见张万霖束贝璨着银光露出戏谑一笑,抬手将自家伙计的脖子掣在手里,一寸一寸地收着力,竟是要当自己面活活掐死!



“张万霖,你敢!”



幽静清馥的迷迭乾素如一幅沉重帏幕在茶楼里迅速散开,暗笼着一丝凉意,像纱一样缭绕四周,除了张万霖不为所动,熏的站在张万霖身后的门生们俱都如被灰色的雾霭包裹,腾在云层的上空又狠狠坠落在地,一时间再动弹不得!



小阿俏挑着风韵的眉梢,攘袖中素手轻抬,掸了掸自己的肩,眶子里丝缕肃杀分明,嘴角却勾起一抹歉仄笑意。



“大帅,这人冲撞了您,为了不让他再造次,还是把人教给我,让我带下去细心调教的好,您说呢?”

“我说——不好。”

“…你!”



只见张万霖一手拔了枪瞄向小阿俏,一手钳着扫堂腿的脖子五指收拢,腕上卯足了劲,将手里的人掐到眼白爆裂出血丝凸出了眼眶,喉咙发出磁磁地声响,额上青筋如沟壑蜿蜒,直到再发不出一声讨饶的呜咽,张万霖才松了手。厌恶的跨过地上的尸体,嘴角噙着冷笑。



“我张万霖这一生最受不得威胁,想来全上海滩也是知道的,大阿姐,你的祖宗令牌还是日夜捧着吧!”

“张万霖!”



小阿俏知道,当着她的面掐死她的伙计,这是公然打她的脸,便是自己如今退了江湖,可十三太保的地位犹在,张万霖今日上门滋事,意在挑衅,可既已起了杀心,如自己这般精细之人,该要隐忍运筹演谋一番才是,可恶气郁结于胸,难以平复,忖着张万霖身边的爪牙已被镇压,当即就要动手。



“万霖哥,我遍寻不着你,原来你在这里啊。”



小阿俏抬眼便瞧见陆昱晟一身月白帛锦长衫,端得一副君子模样沉稳的走进来,看到现场一地狼藉眼色凝重了一分又迅速恢复如常,站在张万霖身边温和熟稔的和自己打起了招呼。



“阿俏姐,好久不见。”

“看陆先生这面色,成家后倒是过的不错呀?”

“多谢阿俏姐关心,陆某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享享这天伦之乐。”

“你舒服了,就任由你家那口子无法无天了?”

“这是发生了何事?您可同昱晟讲讲?”



小阿俏见陆昱晟杵在张万霖身前,一脸的通情达理。眶中的珠子也是携揉着几缕子温润,薄唇勾起一丝笑意看向自己,心内更是恨到了极点!



“陆先生,你的好二哥平白在我店里杀了我的伙计!”

“噢?”

“您总要给个交代吧?”

“阿俏姐不要动这么大的肝火嘛!我二哥性子急躁,难免与人发生口角,失手打死了人也是无心之过。再加上他近来身子不适,更惹得脾气急了些,这本来是要一同出来散心,结果我慢了一步,就闹出了天大的误会,还请阿俏姐见谅!稍后昱晟便把银票送到您伙计的府上,这里一切损失也会照原价十倍赔偿,阿俏姐就当是卖昱晟个面子,就不要再计较了吧?再说大家都是熟人,阿拉日后还是要相与的呀!”



小阿俏抱臂看着陆先生仅靠一张嘴颠倒是非黑白,嘴角上扬的弧度如石头子投向的湖水,涟漪四散,可陆昱晟心知肚明张万霖此举就是在打她的脸,却还是言语间将张万霖描述成个憨皮傻白之人,看如今这阵仗她也知道,饶是今日之事她再追究,怕也是争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看在陆先生的面子上,我便也睁只眼闭只眼。只是这伙计家中贫困,他死后老母亲更是该瞻顾好的,若能得陆先生照拂,也是他的福分了!”

“应该的应该的。”



陆昱晟从容应对了小阿俏一番篓刁之言,忽略了她眶中两潭一闪而过的暗芒,牵起身边张万霖的手就要出茶楼,却见自他进门后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人,掠过身时嘴角却勾起了一丝轻蔑弧度,一双招子里含着鸷鸟的锐利,陆昱晟太过了解他的坤泽,只来得及揽过杀意尽显的人的肩膀,就听‘砰’的一声!



小阿俏被一枪打在了肩胛处,疼的她霎时白了脸,步子滞夯的走到官帽椅前坐下,纵是身上鲜血如同馝馞的薄雾,流淌在地上缀出大朵的血莲,任凭湿咸的汗水从额上洇出,她仍是紧咬着唇,不让哼音有一丝半缕的泄出。



待到习惯了绞心的痛感,小阿俏抬起了迸沁冷汗的一张脸,两只凹陷的眶里棱棱恨意毫不遮掩的射向张万霖,惨白的唇微微翕动。



张万霖见她张口,微翘长睫上下跳动,只扬了扬手里的勃朗宁连连咂舌,笑的爽利又无畏。



“不好意思,走火儿了。”











驭夫记

03.




-





“ 万霖哥,侬是不是饿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张万霖睁着一双惺忪睡眼,看着跏腿坐在床榻上的陆昱晟,许是刚刚睡醒,便是瞪的铜铃圆的眼珠里一丝锋锐也被弱化。



抓过腓骨下端的骨突,按在手里吮了下示趾。陆昱晟俯撑在张万霖上方,嗅着身下人香醇却不浊腻的郁然香气,出口已是嗓子黯哑,呢喃软语亦被割裂在细密亲吻里。



“万霖哥…唔…侬越来越香了…嘶!”



张万霖揪着陆昱晟额前蓬松软发,贝齿轻轻啃咬被迫仰起的下巴上凸起的喉结,舌苔随着喉咙吞咽的动作狠狠碾舔而过,看着陆昱晟眼里燃着的欲焰与克制,张万霖一声嗤笑,颊边的弧儿咧的更开了。



“老子饿了,滚下去做饭!”

“好。”



在额前轻落一吻,陆昱晟起身囫囵抹了把脸,将一早备好的纻丝直裰长裤沿着脚踝小心翼翼地套在张万霖肋间,又拿起一旁宝蓝玉锦长衫顺着丰润白皙的肱骨套上去,系好劾前连袖盘扣,看着张万霖舒展眉目,慵懒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活像只餍足的猫,饲主转身走入厨房,眼里也娩出了美满。



自张万霖怀孕以来,一甘事项都是陆昱晟亲自打理,从不假手于人,饮食起居更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忖着只要不舛错,不出什么岔子,挨到张万霖生产,也算功德圆满了。



手里的汤匙在碗盏里搅了搅,腮颊因食物鼓动带起一片活气儿的红,将半阖的眶子里的嫌弃准确无误的传达给对面的人。



“我说昱晟啊,侬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差了!”



陆昱晟目光流眄在吃的晶亮的仰月唇瓣,只抬手将张万霖嘴角的油渍擦去,又添了一瓢羹香菇鲫鱼汤到他碗里。



“万霖哥最近清瘦了不少,我在里面加了山药和枸杞给你补身体,多喝一点。”



看着陆昱晟嘴角称心遂意的笑容,张万霖只觉心脏被堵,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儿,连带脖子上的经脉也颤抖的立起。混撂了手里的汤匙,碗盏被推掷到一边,张万霖鼻翼一张一翕,将喉咙里的骨鳗咽下去,狠狠剜了陆昱晟一眼,霍地起身,头也不回出了大帅府。



陆昱晟如炬的目光描摹在他的坤泽背影须臾,点漆的星眸微缩了两分,霎时浅薄沉厚的菝蕑气味儿便裹挾一股子辛辣,钻进了鏬隙中飘浮的空气里,如满溢的老酒陈酿,醇香绵长。



“保护好大帅,他少了一根汗毛,我要你们全家安居黄浦江底!”



眶子里凝聚的两点火星转瞬即逝,陆昱晟对着一干直列的后生子们笑的爽朗。



只要离了陆昱晟的视线,张万霖便会通体舒畅。便是这每日镌烙在身上的阳光都变得更加丰沛鲜盈,张万霖吹着口哨儿,收敛了喷香流溢的坤素,悠然自得的迈进了凤鸣楼的门槛儿。



张万霖坐在劣质官帽椅上呷了口茶水,手里捻着干瘪单薄的茶叶末子,啜咂之间,苦涩余味从舌尖儿蔓延到了肺腑,涩的他登时变了脸色,牙根儿直发麻,盖红眼角被怒火烧的氤出艳红一片,面容也扭曲的如被老虎钳子钳住纹狞。



督军卢永祥?市长吴绍树?富的流油的广东人?



将手里的珀釉茶具和茶奁狠狠砸在地上,滚圆猫眼儿里闪过一丝噬血寒光,张万霖泽唇挑起一抹猖獗的弧度,一脚将傻愣在一旁的跑堂腿踹倒在地,油鞣精心护理过的纯皮鞋底狠轧过憋的脸红耳赤的面门,梗亘在锁窝之间,张万霖不疾不缓的躬下身,细眯着眼儿,操着璨光的牙口啐道。



“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驭夫记

02.





-





陆昱晟得了趣似地摁压张万霖额边暴起的青筋,觉察到怀里的坤泽已是怒不可遏,可身体却酥软成了春水。虚扶着暂时休憩的猫,将人带到床帐前。



“万霖哥,侬还在怪昱晟。”



陆昱晟髌骨及地,双手如蟉虬的紫藤蔓亘在张万霖肋间,抬起一张温润良善的面皮,弓样的眉睫下挟促荫掩。尽量使得自己的眼蒙上一层绕雾,陆昱晟再次开口。



“万霖哥算我求侬,侬原谅昱晟,好哇?”



张万霖瞧着陆昱晟蕴着乞求与希冀的渴盼目光,心下虽是不落忍,仍是一掌盖在始作俑者头顶,哂笑嗔视裆前狗彘不若的陆先生。



“十分钟内吃不到沙叻和杈朳,我就送你儿子——去同沈青山一起搓麻!”



此刻怡颜悦色磨爪子的坤泽略攒着眉,嘴角一弯弧儿横阔,落尽他的乾元眼里却是一幅春梅绽雪图,满目骄异色彩霞映盛堂,勾的人心尖儿痒痒,陆昱晟起身将手扣在张万霖后颈霜白的发茬,在面颊上狠嘬一口,涂墨瞳仁陡得闪出了碎光,水波嶙峋,繁盼撩人。



“侬说好覅好哇?”


“万霖哥,昱晟这就吩咐下去!”



张万霖目光愤懑的如同精瘦猛禽,恨不得在陆昱晟身上啄出个洞来。



“滚吧。”

“哎哎。”



可当陆昱晟转过身,滚圆猫眼儿里星子闪烁,流盼在背影之上泛着华润光泽,随着背影消失视线里满载浓重炽热的滚烫,情愫一闪而逝,张万霖挺翘鼻梁下的两瓣噙起一个骄傲的弧度,随手抻了抻胫骨髁间被陆昱晟揉皱的鸦青绫缎袍角的边褶儿,双目一开一阖间,在灯火摇曳下,狡桀的铮明瓦亮。



“陆——昱——晟!!!”



眶子细眯成两道弯儿,张万霖龇着森然的牙口,一脸爽利笑容在拖长的声调里变了味儿,映衬出眸子里几分诡谲,伴着尾音消失于空空室内。









驭夫记

01.





-





“妈的废话真多!”



无声扣动扳机,莹润猫眼儿一丝璨光闪逝,张万霖斜睨了眼元华的尸体,如藐视蝼蚁的残酷笑意爬上了脸,照地啐了口唾沫。



“嘴比他妈老娘们还碎!”



掂了掂手里昨儿个才给惠风和畅图新换的玳瑁骨,夏俊林漆眸微眯瞧着檀口薄红的张万霖,因距离挨的极近,酽酽的郁醇甜味儿直钻鼻孔,好似舌尖儿里含了瓣蕉藕花蕊,回过神来将咂了满口的气味儿纳吐,夏俊林后退一步,无声抵御这般齁嗓子的甜。



“二哥,该回去了。”



张万霖两排瓠犀列的灿练,眶子里的火星子也迸发出来,一双招子凶光炯灼地看向夏俊林。



“俊林啊,一定不要走漏风声,剩下的那几个小赤佬处理掉,等洪三成亲时,我们该送他一份厚礼才好!”


“二哥放心,俊林晓得的。”



张万霖回到大帅府时已是月黑星稀,灯火葳蕤,抬眼便瞧见坐在雕花螭龙纹圈椅上的陆昱晟,离着背板三档口远的脊背绷的僵直。



“万霖哥回来啦?”


张万霖看着眼前一双工笔白描的眶,从眼角到眉梢都透着欢喜,便是那腮上两个酒窝也荡出了清泉的波纹,而来势凶猛的乾素也如微醺和风包裹住他,害的他登时腿根子一软。


“万霖哥。”



陆昱晟薄唇贴近张万霖耳畔,手掌摩擦于敏感而纤细的腰线,嗅着他颈项的腺体处缱绻馥郁的山节子香气,陆昱晟总觉得许是甜食吃多腌入味儿了,便是不在雨露期,怀中人的坤素气息也比一般人浓烈的多。



张万霖被陆昱晟扣进怀里,紧紧抿唇,因被卸了力,额上已渗出一层薄汗,听见陆昱晟一声软绵轻吟,这心里的火便越发攒不住了,猛的推开这个怀抱,张万霖一烁不烁盯着陆昱晟,眶角的盖红因怒火而艳似朝霞。



“陆老三你再敢靠近我,别怪老子一枪崩了你!”



虽出口像一把钢锥直插人的心肋,可陆昱晟却丝毫不理会他的决龇切齿,只在不为人知处颤了颤指尖儿,又涎皮凑上前,浓密长睫下一双眼笑的流光泛彩。



“万霖哥,侬舍不得啊!”



张万霖的火气燎了周身,狠嚼了陆昱晟的话后更觉怒火痰迷了心,激得眼皮子突突直跳!盖红眼角斜连鬓间一股青筋都在乱抖,将腰间别着的枪上了膛,抵在陆昱晟脑门上,任怒火烧的恣意,烧在脂油蒙了窍的陆昱晟身上!



“今天老子与你觌面说个明白,你莫再出现老子眼前!”



陆昱晟竭力抑制嘴角笑意,抬手紧攥张万霖纤细手腕,指腹摁压摩擦手间润白,铺天盖地的乾素顺着清癯干瘦的腕子争先恐后的钻入坤泽五脏六腑,蒸得张万霖两颊霎时醺红了一片,宛若择枝桃瓣。



缓缓靠近张万霖震恸的眼,舌尖儿舔在已生津的腺体,任浩荡的沉勃雾霭烘烤着一室气氛,将银牙打着颤还在兀自坚持的人妥帖收入怀中,熟稔的拍背顺气。



“万霖哥莫气莫恼,恐伤了孩子才是!”







骨里香

05.





-





近半月来李玉观皇上的心情可谓是极好的,便是下了朝会出了乾清宫,入养心殿处理些繁冗杂琐事宜,也在批折子时再不说那蠲雨泡的茶水发霉味儿了。偶尔翻看两本书卷,嘴角弧度还会提上那么三分。



过了初秋夜间已是湛凉,可皇上一入定昏便紧着往御花园奔,说是遛弯儿还不许人跟,连近前伺候的自己也是回回被打发走,真是怪哉,李玉不禁心下一番针贬,这天家的人果然不能以常理视之。



弘历扫了眼御案上头聚积成堆的坳丘,登时眼里就倒出了火气,想他堂堂大清的君主,竟被一个个遇事只会心劳意攘不停上奏的内阁大臣弄得苦不堪言,何其烦躁!



“简直岂有此理!让朕捉住他们的痛脚,非撤了他们的顶戴不可!李玉,什么时辰了?”


“禀皇上,日沉尚过,现已日暮了。”

“嗯,下去罢。”



李玉听皇上言语间情绪似已抚平,心内敁敠了一番,故大着胆子上前两步涎皮提醒道:


“皇上,该用膳了,您累了一天也该歇歇了。”



弘历忖着一来天色尚早,二来这堆砌的折子一时也看不完,遂将手中万邦作孚翠豪笔撂在铜匣暖砚上,就着身旁宫女打来的水盥了手,后不慌不忙向外走。



“有段日子没去瞧太后了,哺食朕与皇额娘一起用了,正好也能同她老人家说说话儿。”

“喳。”


免了宫人们繁虚礼节,弘历进到屋里便看到太后静坐于黄花梨木纯金云纹包角的圈椅上,一身芙蓉锦的蓝色缎地彩凤广袖夏袍,配上鬓间斜插的翠钿瓒凤钗,端的是净穆又不失素雅之气。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



却见太后呈皓腕于轻纱,摩着袖口缀着的碎珠流苏,娥眉略挑,明眸流睇在弘历身上,而后勾起一丝愠怒。



“起来罢,皇帝倒说说有多久没来看哀家了?”



弘历半耷着眼皮斜睨了太后一眼,想着到底是自己不孝,一心忙着前朝翰林院科举殿试,以及如何惩治那帮操纵事权却又不谋其政的官员,又忖着下趟江南亲自视察浙江鱼鳞海塘一带的水利工程,这诸般心思交杂,竟是连日常晨昏定省的问安都给自己免赦了,也怪不得太后生气了。



“皇额娘,这儿子政务繁忙,您是省得的,这不,儿子想您得紧,撂下折子就来看您了,想着陪您一同用晚膳。”



太后听得这一席话,看着弘历眉目抖落出的疲态,也知他素来勤政,心内更是不忍。忙叫人坐下细细打量起来,果然清减了几分。



“来人,吩咐御膳房皇帝今儿个在哀家这儿用膳,瞧瞧这人,几日不见连面容都枯槁了,你该好好爱惜身子才是!皇帝龙体康健,咱们大清才能国运昌盛啊!”



“皇额娘的话儿子记下了。”

“那便好,那便好啊。”



一顿膳食便在太后倍切关怀的嘱咐中吃了个饱胀。讲了些近日来奴才们附与他的趣事,将太后哄的喜眉笑目,弘历恭敬行了礼,掀帘儿踏出门槛儿。



袁春望候在门口,低头便看见一双鎏金黑缎边饰绣着草龙花纹的朝靴,再往上便是明晃晃的缂金九龙缎袍,痴騃半晌赶忙恭谨下拜。



“奴才参见皇上。”

“起来罢。”



熏了两个时辰太后屋子里掐丝珐琅兽耳炉内叫人心生懒怠的安息香,此刻见着小太监闪着和煦光泽的一双眼,弘历两弯眉横阔,颊上一弯佻达的弧儿,狠狠嗅了一口扑鼻幽香,风姿隽爽的踏出了寿康宫的大门。



袁春望深邃幽蓝的眶子开阖间一丝冰冷寒冽稍纵即逝,望着弘历沈腰潘鬓的背影,不觉嘴角竟荡起一抹温柔弧度。



延着迢迢萦纡复道回了养心殿,弘历只顾细思朝臣们阿党比周之事,全然没了批折子的心思,待天色过了日晚,也想不出严惩的法子,还落得个精神耗散,观望窗牖外秋月悬光入了丹墀,弘历起身掬了捧水醒神,便对静候在青松拂檐游廊下的李玉说道:



“朕要去遛弯儿了,不准跟着!”



李玉听得皇上的话,只差声咽气堵的滚下几行汪泪,手里托盘焚着御香的销金提炉上冒着的气儿也跟着打了几转儿,觑着皇上眼里蕴藏的锐利,色色斟酌后还是开了口。



“皇上啊您饶了奴才罢!您都连溜了半个月的弯儿了,还没溜够呐!这各宫主子们三天两头儿的就来叩问您的消息,还跟奴才抱怨一直见不着您影儿,便是您不翻牌子也得到后宫转转罢?倘您再不踏足后宫,奴才就要被各宫娘娘们生剥了呀!”



弘历一身石青直地纳纱金褂,外头又罩了件葛纱袍,行不愧影的走到李玉跟前,无视他爽口的一顿卖惨,眼里透着温糯的亲搦住他肩膀。



“身为朕近前侍奉的大总管,为了朕殚思极虑,也是难为你了,倘她们再来,你便好好招呼着罢!”

“哎皇上!皇上?您今儿晚上又不翻牌子啦?”

“聒噪!”



弘历说完便展了手里夕照归鸦图扇面,迎着清和春倦的微风,向着御花园的深庭走去,再不理后头嗓子尖利的李玉。










一唱三叹【古风AU】




-




夜尊跏腿坐在笫榻上看着躺在肮褥里的沈巍,伸出手指按在他柔嫩的两瓣,又轧身探出舌尖儿舔了舔上面细纹,见身下人眶中的珠子惺忪如水遮雾绕,夜尊泽唇上挑,腮上两个酒窝深陷,勾起一副嗤笑。



“想你贵为遥遥华胄,竟为了那个赵云澜甘被幽禁于此,朕该说你情深如斯还是蠢钝如猪呢?”



此刻的沈巍腰间缠着拢成绳的床幔,一头拴在帐前的蟠龙金钩上,另一头攥在夜尊的手里,听着夜尊惯常的繁言吝啬,沈巍只纳罕这人心思依旧剔透,可看着他嘴角的飒爽笑意,蠕了蠕唇,硬是将到嘴的解释吞了下去。



抬手拂去沈巍额前渗出的一层薄汗,又像受了炮烙似的抽回手,偏生气自己一时不察竟被摇惑,将人狠狠的钳在手里,夜尊目光阴骘,贴上沈巍面青唇白的脸。



“你有什么资格跟朕谈条件?便是你护着他,你以为朕就动不了他了?狐媚魇道的东西!”



被狠狠混撂在地的沈巍蓦然红了眼眶,不着痕迹的拭了拭眼角,霍然起身将气急败坏的夜尊拦腰拽进怀里,颌首在耳畔轻声一叹,像对幼时稚子撒娇耍横时般,轻拍着夜尊僵直的脊梁。



“你每次来穿的都是我送你的云中锦,又一直在我耳边聒噪些陈年旧事,沈退思,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被温暖体温包裹的夜尊手脚僵硬,唇齿依偎在沈巍鸦青前襟的布料上,眼珠滚动似要冲破这幻境,迟疑一瞬后缓缓抬起手虚搂在沈巍腰后,温吞的将头埋进这个怀抱里。



沈巍轻触夜尊流泻在自己手掌,在月色薰笼下竟溢出银霜的三千光华,心内早已被他醋汁儿倒入锅的温腻吞没,熨了熨嗓子,试着醒点怀里一身傲骨的小人儿。



“我虽与他渊源不浅,只不论将他相了多少遍,我记忆里那个也还是你。救他是还了他一份恩情,我无意与他纠缠,不承望你苦尝为兄的心思,也断不可亵渎了它,退思,醒时江山,梦时床笫,你我终归要在一处的!”



为这一副怀抱,夜尊等得园子里的桃林都只余枝桠,一个打碎牙齿和血吞的人,此时竟缩在兄长的怀抱里,褪了桀骜的皮,敛了猖獗的假面,仅这一句“终归要在一处”桃花眼中愕然过后覆尽一片氤氲水汽。



“兄长当真?不是糊弄我罢?倘叫朕知道你骗了朕,朕便抽了你的筋!拆了你的骨!扒了你的皮!你晓得罢?”



将人死死扣进怀里,沈巍细细摩擦着夜尊光洁后颈,一双眼中盛满柔情,眶中墨珠生姿顾盼,薄厚适中的唇勾起一丝儒雅风度。



“臣字字句句皆肺腑。”



夜尊愠着张脸,因沈巍一句话微醺了耳尖,眉目间再没了平素来的尖锐凌厉,搂在腰间的手也不自禁沿着腰线隔着亵衣来回摩擦,沈巍身子僵直,纾解了心内郁结,将人狠狠砸在榻上。



握住挑衅似的搭在自己肩上的精致脚踝,解掉缠身的薄纱床幔附上夜尊敷粉麋颜的脸,沈巍丹唇逐化,温笑里带着一抹纵容,眼中寒光熠熠闪烁,掐着夜尊尖利下鄂,又是一声轻叹。



“这每日明为情趣实则找茬的戏码,皇上到底还要唱上几遍?”



夜尊无声勾唇,一笑间如粉苞悄绽的睡莲。一双珠子晶璨雨润,嘴瓣儿嘟起一个弯月的弧度。



“就唱到这戏台子一搭,你听得便是一叹!”



紧扣住身下颀长纤细的腰枝,狠狠轧在夜尊皓白婑媠的躯体上,沈巍理智的情感也逐渐被欲火吞噬,待到呼吸与水渍声纠缠在一起,仍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



夜尊狭长凤眼轻阖,葱白指尖儿勾起沈巍前襟帛锦带子,白瓷一般的手拢住他的脖子,翦水双瞳横波看向沈巍。



“算上这一声,真可谓是一唱三叹了。”










走狗






-






“放你娘的屁!好你个陆老三啊,自打回国处处跟我作对,我看你是存心的吧?”



陆昱晟整个身子陷在沙发里,看着张万霖气势汹汹的来回跺着步子,嘴里不住的混唚配上眼尾风情,还有那觑向他时瞠目睚眦的面皮,这一切都让他撒意的不得了。



“我说陆老三你倒是说话啊?我告诉你,这件事你总得给老子个完美的解释!”



张万霖看着素来待他亲敬异常的三弟,只凝眉半阖着一双星河双目瞅着自己,便是那嘴角的弧度都撩成了弯儿,配上这一身月白缎面长青绸褂儿,倒真证得世人嘴里的谦谦君子温润良善。



屁!就他妈是个臭流氓!



只这一眼张万霖心里就躁了鼓,火星子噌噌从眶子里倒了出来,抬手指着陆昱晟一番咂摸又冒出几句刻薄话。



“你八面玲珑!你很会做人!脏活累活全是我干,你成了个甩手掌柜!现在倒好,你轻飘飘一句话,老子几十万的货就这么沉尸黄浦江了,你还有脸笑?我告诉你,老子跟你做兄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张万霖这一席驴肝肺的人言口条儿极顺,连磕巴都没打,说到最后眼尾风情蔓延两颊连成一片,如搽了胭脂一般,映着暖灯,分外显得精神!



陆昱晟当然知道,他这是被气的,挺直的脊背如同怒狮的筋骨,起伏不定的胸膛,还有恨不得把他丢到黄浦江喂鱼的喷火目光。



陆昱晟此刻有些哭笑不得,可一口明汪汪的水井里,虽光华纤弱,却仍揣着实打实的关心,到嘴的“我也不想跟你做兄弟”硬是生生吞了进去,低头轻啄了一口茶盏,微颌首,换上常敷的温言软语。



“万霖哥说的都在理,这件事是昱晟处理不当,有欠考虑,那么下次你做好人坏人我来当,这总可以的罢?万霖哥消消气,莫动了肝火,伤了身子可划不来的呀!”



张万霖圆睁着眼,看着陆昱晟嘴唇翕动间又捻起茶奁旁的小刀片削起苹果皮来,那股认真劲儿怎么看怎么像个娘们做起了针黹活儿。



哼!你以为你一派柔情绰态,两句话挽迤三尺有余,就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讲那么多废话不还是没对我那几十万的货有个交待!



拽过他后背的绒锦褥子垫在自己屁股底下,越想越气的张万霖索性不再看他一眼。



陆昱晟抬头看他二哥半阖着眼帘,长睫颤动仿如扑扇的蝴蝶,直扇到他心坎儿里去。故缓缓伸出手,勾着他颏前怀表坠着的银链子,在窗外麝月的薰笼之下,笑的异常和蔼可亲。



“恰个苹果,消消火好伐?”



张万霖捧起茶盘上的一盖碗党参红枣呷了一口,又端起面前的小碟舀一块果脯噙到嘴里,末了又吃起了蜜饯儿,愣是不肯施舍那人一个眼神儿。



“恰个苹果伐?万霖哥。”



被生催了一番后,张万霖斜了一眼身旁擎着的人柱子,而后抿着唇,又是一个凌厉寒刃的眼刀,却见陆昱晟扬唇一笑,略一挑眉,将苹果抵到嘴边啃了一口甩出去,便整个身子倾轧过来。



张万霖双唇被堵,口鼻间的空气都被绞的粉碎,竭力扭动着身子却还是被强行撬开牙关吃尽一口,待吞进喉咙里也没被放过,陆昱晟的气息扫荡他的口腔每一寸角落,灯火摇曳中让他几欲丢了心神。



“啪!”

陆昱晟侧着脑袋看着被气到大口喘息的张万霖,胸膛起伏的弧度和眼中锐利如剑的锋芒扎的他心里一慌,也跟着涌起一股惨淡歉意。忽地轻言,面上却无异。



“万霖哥,这苹果甜伐?”



张万霖面如朱砂,一双猫眼儿瞪的溜儿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上下嘴皮子打颤的碰撞在一起,细看眼角处竟一片晶莹玉润。



稳了稳在暴怒边缘打擦边球的身子,张万霖神色如常的阖上双眼,霍然而起,只声音里带着些微的颤抖。



“不要总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二哥说的是。”



陆昱晟看着他一头扎眼的爽利短寸消失于二楼拐角,面色也一分一分的往下沉,蓦然间竟无声狂笑起来,眶中的珠子渐转赤红,掸走肩上尘灰,又恢复了惯常笑面阎王的作派。



是自己近来日益焦躁失了分寸,实不该行此鲁莽之举,可陆昱晟的眼仍忍不住凝在张万霖消失的方向,眶中的水像贮过了头反倒冒出来,伸出手指揩过两面,又递到唇边嘬了嘬。



“咸的。”